第一百五十四章 通天路盡通天門

    沒想到渡劫還有這么多講究,路小遺這個外行看的津津有味。天空中再次出現了神奇的一幕,同時出現三條閃電之龍,分別在南北西三個方向。

    路小遺下意識的捂著耳朵,但見巨石上的喬歡兒面色更加凝重,閃電之后的群玉峰頂恢復短暫的黑暗,眼睛還在適應的時候,路小遺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喬歡兒,只見喬歡兒又放出一件法寶,這一次是她的本命法寶,一把短劍。急速升空之后,劍頭朝下,不斷的放出一道又一道的劍光。落地的劍光構成一個圓錐的白光體,將喬歡兒籠罩其中。這是喬歡兒的本命法寶,她也做好了本命法寶被天劫摧毀的思想準備。

    修真者的本命法寶很重要,在渡劫之中往往是最后的手段,一旦被毀,就得重新煉制,威力也能夠恢復,但是如果能抗住天劫,在原來的急促上再次淬煉,威力將得到進一步提升。面對最后時刻的天劫,喬歡兒可沒指望能保住本命法寶。路小遺那邊給的好東西是不少,但她修為天地,能夠駕馭的只有兩件。

    短暫的黑暗之中,本命短劍的光芒異常的醒目。天空中的烏云似乎被撕開了一條縫隙,從這條縫隙之中,落下一道巨型的閃電。這道閃電放射出刺眼的光芒,路小遺卻不肯眨眼,仔細的看著這道電光在落下的時候,意外的一分為三道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一連串的巨響,雷聲如在耳朵里響起,路小遺被震的眼冒金星。正準備吐槽一句,大地劇烈的顫抖,腳下一打晃,屁股往后坐在小白的背上。

    喬歡兒才是最吃驚的那一個,大地在震動,說明這一道天劫的威力。但是為何自己放出的兩件法寶卻安然無恙?只見西南北三個方向,五十米外發生了三處爆炸,一時間火光沖天。

    疑惑不定之際,天空中發生了奇妙的變化,被閃電撕開的那條縫隙不斷變大,山頂之上刮起一陣強勁的風。喬歡兒站在風中,首先想到的是看一眼路小遺,這家伙坐在小白的背上,雙手緊緊的抓住白熊皮,這一陣狂風太猛烈了,路小遺擔心給吹走了白熊皮。

    烏云在快速的散去,毫無疑問,渡劫成功了。喬歡兒好奇的看著路小遺,這家伙就像一個普通人的樣子,靠著白熊皮遮擋風雨,很明顯在疾風驟雨之下,效果并不好,濕漉漉的像水里撈出來的一樣,衣服貼在身上,肌肉線條自然流暢。再看那張俏臉蛋,喬歡兒恨不得一口給他吞到肚子里去,半刻也不愿意他離開自己。

    喬歡兒心里很清楚,路小遺不是自己能獨占的人物。一點小心思很快收起來,想到了另外一個事情。路小遺這么狼狽的樣子,肯定不是給自己看的,難道說是給別人看的?萬一有同類路過,欲行不軌之事,想必也不會注意到在兩塊巨石之間瑟瑟發抖的路爺吧?

    這么一想,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。路爺還是那么壞!裝的太像了!

    狂風驟雨很突然的停了,遮天蔽日的烏云也淡了,一道陽光穿透薄薄的云層落在群玉峰上時,天邊掛起一道彩虹。

    滿懷喜悅的喬歡兒呆呆的看著那道風雨之后的絢爛,微風送來路小遺的聲音:“一個都沒剩下啊,全都被毀了。”順著聲音看過去,路小遺正在五十米開外,山頂上布滿傀儡碎片。

    一場浩劫之后的摩天嶺,沒有了往日的翠綠生機。高聳入云的山頂被削掉一截,飛流直下的瀑布不見了,清澈的溪流變成了黑水溝,漫山遍野的樹木灰燼,隱約可見殘垣斷壁。

    盡管目睹了昊天門經歷一切的直播,真的站在摩天嶺山腳下的時候,林薄還是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絕望。什么人,才能做到這一步?如果不是親眼看的直播,林薄不敢相信有人能做到這一切。現在這一切真實的擺在眼前時,林薄心里的雄心壯志墮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好幾次,林薄都想轉身走開,但是內心最深谷那股旺盛的火焰,還是驅動著他沿著凹凸不平的曾經的山路,一步一步的邁向山頂。

    一路向上,沿途的情景觸目驚心,不斷的能看見一些失魂落魄的修真者在收拾殘局。要知道這些人,在路小遺闖入昊天門之前,在修真界是何等的耀武揚威。但是現在,他們對于林薄這個外來者,只剩下麻木的表情和呆滯的眼神,無視他不斷的走到山頂。

    林薄一眼就看見了蘇云天,這個曾經高高在上的修真界第一,此刻面目表情的坐在地上,呆呆的看著這條曾經平整的山路。那個一塵不染的蘇云天也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渾身泥土,臉上還有灰沒有擦拭的蘇云天。

    林薄走近的時候才發現,蘇云天身邊有四具尸體和一個挖好的坑,這些尸體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,燒的黑乎乎的。大概是聽到了林薄的腳步聲,蘇云天抬頭看了他一眼,緩緩站起,表情平靜的低聲道:“你來的正好,幫忙埋一下四位劍侍。”

    原來地上的尸體是四位劍侍,四個筑基期的少女,現在變成了四具燒焦的尸體。

    林薄再次想扭頭就走,但是卻不知道為什么,還是默默的走上前,幫忙將尸體放進坑內,拿起鏟子填土。蘇云天依舊平靜的站著,默默的看著遠方,自言自語:“嘯天沒有躲過去,肉身化作灰燼,神魂俱滅。昊天門已經不存在了,你還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薄沒有說話,只是默默的把活干完,但是心頭的那團火焰,卻越燒越旺。腦子里每次浮現路小遺的樣子,林薄就會想期在匠鎮和千機門受到的“屈辱”,這些屈辱,有來自匠鎮的那些人,有來自路小遺,還有來自千機門的同門,甚至還有來自自己心愛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想殺了路小遺,把那些看不起的和羞辱我的女人按在地上蹂躪,讓她們跪在我面前求我。”林薄說的很平靜,似乎一點情感波動都沒有。但是在平靜之下,蘇云天感受到的是巖漿的不安涌動。

    “我殺不了路小遺!”蘇云天冷笑著回答了一句,林薄點點頭:“我知道,但是我想你應該最了解路小遺的弱點。告訴我,我可以接近他,殺死他。”

    蘇云天皺起眉頭去想路小遺的弱點時,有人在身后傳來聲音:“我猜到一些路小遺的弱點,但是不敢確定。就看你敢不敢賭這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蘇云天回頭一看來人,笑了笑,林薄回頭一看來人,微微稽首:“見過王前輩。”

    被門下弟子抬走的王嘯天,及時的避開了一場浩劫。等他醒來之后,看見摩天嶺的一切,聽完門下弟子的講述,他并沒有再次陷入昏迷,反而更加冷靜的分析和判斷。

    最終他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,但卻需要求證。現在,他就是來找證據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求證?”蘇云天微微驚訝的看著他,王嘯天的眼睛里閃動著興奮的異彩,低聲來了一句:“通天路!”蘇云天如同被馬蜂蟄了一般,渾身猛的一顫,看著王嘯天的眼睛瞳孔收縮:“你怎么知道這個事情的?”

    王嘯天淡淡道:“我怎么知道的你不要管,就說去不去吧?”

    蘇云天稍稍猶豫,緩緩點頭,最后很堅定的回答:“去!”說著看看林薄:“跟著!”

    林薄猶豫了一下,還是跟著兩人慢慢的往山下走。前方的王嘯天走的不緊不慢,口中語氣依舊平淡:“昊天門要想重新崛起,就必須殺死路小遺。否則,不用他出手,東云、西嶺、萬劍三門,就能撕碎了昊天門。現在,三大門派還在觀望,他們畏懼路小遺,還不敢動手去瓜分昊天門在修真界的勢力。一旦他們和路小遺達成了一致,就不會再有顧忌。”

    蘇云天認同的點點頭:“所以,必須搶在之前,殺死路小遺,震懾三大門派。恢復昊天門的人心和士氣。”王嘯天哈哈哈大笑:“真的能殺了路小遺,就不是恢復人心和士氣那么簡單了,就東方韻、陳立霄、閔歸海這三個老奸巨猾的家伙,他們會第一時間跪舔在你的腳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修真界就是這么現實。在此之前,他們何嘗不是漁翁的心態?現在,估計也在等著給路小遺跪舔吧?東方韻那個**人,這方面還是很擅長的。”蘇云天消失的斗志,似乎在三言兩語之間又回來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跟在身后聽了一耳朵的林薄,內心澎湃不已。真的有那個可能么?

    腦補一下殺死路小遺,將孫綰綰和孟青青扒光了按在身下的情景,林薄忍不住渾身顫抖。

    蘇云天終于停下了,站在摩天嶺山腳下,眼前是一個山谷。山谷入口處枯藤遍布,意味著這個山谷入口,曾經爬滿手腕粗細的藤蔓。現在,一切都不再像從前那樣。

    “開!”蘇云天一揮衣袖,狂風驟起,前方的灰燼被吹的干干凈凈,飄的漫天都是。

    “陣法已經毀了!”王嘯天幽幽的嘆息一聲,這一次浩劫帶來的最慘痛的后果,就是整個昊天門的護山大陣全部被毀,整個山谷曾經被陣法封閉,據說自打有昊天門那天起,就沒有人進入過這個山谷。關于這個山谷,歷代昊天門主只有傳下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通天路盡通天門!”這句話,只有歷代門主知道,蘇云天不知道王嘯天是怎么知道的,也不想知道。他只是知道一個事情,當年昊天門主的人選有兩個,王嘯天就是其中之一。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 加入書簽]  [章節報錯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海南飞鱼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