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羅霄之死

    秦牧一次又一次試圖感應到祖庭外的祭壇,卻一次又一次的失敗,這虛空中總有一股力量在干擾他的神識。

    他額頭不由冒出冷汗,那股干擾正是來自礦脈中,顯然是大鴻在破壞他的逆向召喚。

    突然,他感覺到干擾消失,當即精神大振,神識終于與祖庭外的祭壇取得聯系!

    秦牧大喜,立刻催動逆向召喚神通,元氣與神識混雜,遙遙催動祖庭外的祭壇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他仿佛聽到了曼妙悠揚,卻又凄婉凄涼凄怨的歌聲,像是被拋棄的女子在河邊歌唱,一邊唱著,一邊走入河中,慢慢隱沒在冰冷的河水中。

    他回頭看去,看到一個盛裝的皇后提著大鴻向這邊走來。

    秦牧眼前一片恍惚,眼中的祖庭消失,他聽到了流水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眼前景色變化,一條河流出現在他的面前,河中泛著淡淡的霧氣,一個悲傷的女子正在走向河水中央,她的身體漸漸被河水淹沒。

    她口中哼唱著凄怨的歌謠,但是聽不懂歌詞。

    “幻境!”

    秦牧猛然鼓蕩神識,怒聲道:“神識幻境!敢在我面前耍大刀,我是神識幻境的大宗師!”

    他聽到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在他耳邊輕聲說道:“我是神識幻境的祖宗。”

    秦牧咬牙,催動霸體三丹功,調動大羅無上神識,無量劫經,動用一切自己所知的神識神通,試圖破開這突如其來的幻境。

    然而他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和元神像是不受控制一般,繼續著逆向召喚神通,與祖庭外的祭壇聯系越來越緊密。

    秦牧額頭冒出冷汗,宮鋆神王的神識幻境已經侵入他的肉身,讓他帶著自己和大鴻一起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他嘗試著破解,然而顯然宮鋆神王的神識在他之上,始終穩穩的壓住他一頭。

    逆向召喚開啟,虛空動蕩,另一座祭壇從虛空深處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光芒閃耀!

    秦牧咬緊牙關,拼命對抗宮鋆神王的神識幻境,河流與河流中的女子忽而消失忽而又出現,一次次從清晰變得朦朧,又一次次從朦朧變得清晰。

    那凄涼的歌聲漸遠,又漸漸接近,一次又一次攻垮秦牧的神識。

    突然秦牧耳邊傳來那個女子的聲音:“你是牧青嗎?后世的神識神通,果然非同小可。或許將來,我們還會再會,如果你不死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那聲音越來越遠,秦牧眼前一切幻境消失,四周燈火通明,天龍寶輦出現在祖庭外的祭壇上。

    燈火是天河水師樓船大艦上的燈火!

    無數艘樓船大艦將這里重重包圍,艦船上旌旗飄揚,揮展,數不清的天庭天兵天將站在祭壇上,除了天河水師之外,還有南落師門的大軍。

    在他們進入祖庭之后,這兩路大軍還是追殺到這里,一直守在祭壇外,試圖來個甕中捉鱉!

    羅霄駕馭著虛空巨獸已經沖向包圍圈,試圖殺出重圍,高聲叫道:“牧弟,隨我一起殺出去!”

    數不清的天兵天將啟動陣法,將他團團圍住,船上飛起無數神兵,無數神通,向他轟來。

    另有數之不盡的天兵天將將祭壇困住,向祭壇殺去。

    秦牧四下望去,沒有看到宮鋆神王,也沒有看到大鴻。

    對那位太古神王來說,即便是更多的兵馬也不能將她留住,因為哪怕是秦牧的神識也無法破解她的神識幻境。

    她出入天河水師和南落師門的大軍如入無人之境。

    這位女神王帶著大鴻離開了,迎接大鴻的,將會是無盡的折磨和羞辱。

    “宮鋆,會是后世的宮天尊嗎?”秦牧暗道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越過殺來的無數神魔,落在正在奮力廝殺的羅霄身上,羅霄已經陷入重圍,天河水師和南落師門布下了天羅地網,即便是秦牧面對這重重圍困也難以逃脫。

    “羅霄!”

    秦牧神識沖蕩,向那邊沖去,然而他的神識卻在無數神通和神兵的威能中不斷破碎:“不要帶著虛空獸回到太虛!那頭虛空獸不是你降服的,是太帝降服,故意交給你的!不要帶它回太虛!”

    數不清的神兵呼嘯而起,黑壓壓一片,將祭壇完全堵住。

    煙兒急忙提著燈籠,面色蒼白的看著這一幕,催促道:“公子!再不走便來不及了!”

    秦牧神識再次沖擊,然而還是無法讓自己的神識沖到羅霄身邊。

    “煙兒。”

    秦牧不再嘗試,閉上了雙眼,輕聲道:“滅燈。”

    煙兒吹滅燈籠,然而神兵和神通的光芒讓祭壇四周亮如白晝,他們還是無法離開這里回到鬼船。

    煙兒、龍麒麟和那六條天龍絕望的看著轟來的神兵和神通,忍不住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吾身所在,即是幽都。”秦牧輕聲道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無窮的黑暗以他為原點散發開來,很快將祭壇籠罩。

    這黑暗來得快消失得也快,隨即黑暗被神兵和神通的光芒驅散,而祭壇上的天龍寶輦,以及寶輦上的秦牧、龍麒麟和煙兒,悉數消失。

    天河浪濤澎湃,河水幽幽,貫穿了諸天和歲月,一艘鬼船猛然出現,從水下躍出,漂浮在河面上。

    旌旗飄揚,旗面上繡著羽林二字。

    魏隨風站在船頭,看向前方的重重迷霧,回過頭來,道:“師弟,你離開了這么久,遭遇了什么?”

    秦牧走下天龍寶輦,靜靜地看著天河水面上的霧氣,回味良久,這才開口:“我遭遇了歷史。”

    “歷史就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魏隨風明白他的話,悠悠道:“不會因為你的干涉和經歷便會發生改變,你的一切努力,都將是過去的歷史的一部分。我深有感觸。”

    秦牧來到他的身邊,兩人抓著船舷向外看去,似乎想要看破歷史的迷霧。

    魏隨風經歷的更多,有一種樸素的沉淀,落在他的道心中,讓他不再像從前那樣狂放不羈。

    “師弟,你下一站想去何處?”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下一站嗎?”

    秦牧目光幽幽,面色平靜道:“我想去尋南帝朱雀。我還是沒有遇到她,還是要去找她。這艘船,能去更古老的年代嗎?我想去龍漢初年見一見她。”

    “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魏隨風道:“物質不易,最遠只能去這艘船被建成的時代,在那之前的時代無法前去。因為,在那之前,還沒有這艘船。凌天尊的神通也是同理,天河迷霧最多只能帶你到凌天尊出生之后的時代,更古老的時代她也無能為力。鬼船,是在龍漢初年之后一千年左右建成的,最古老的時代便是你上次前去的那個時代。”

    秦牧輕輕點頭,道:“那么,我們還是留在龍漢時代吧。”

    魏隨風看了看他,疑惑道:“我觀師弟,總有一些惆悵。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“我結識了一位兄弟,他很淳樸,待人很真誠,然而我卻不能救他。”

    秦牧黯然道:“我明知道他的結局,一次又一次想要改變他的命運,然而卻一次又一次發現他注定了會是那個結局。我在想,他現在身在何處,他將面對什么樣的兇險?我還在想,或許他將來再次遇到我時,會發瘋,會恨我騙他……”

    鬼船飄行在河面上,即將駛出迷霧。

    魏隨風催促道:“你該動身了。打起精神來,你是牧天尊!”

    秦牧振奮精神,走上天龍寶輦。

    魏隨風上前,牽住韁繩,抬頭看著他,道:“你一路奔波勞累,我應該留你在船上休息,但是不能留你。我與這些將士已經和鬼船融為一體,我們已經變成不易物質,你留在鬼船上的時間越久,便越有可能會被同化。到那時,你便無法離開鬼船了,最終會與我們一樣,變成時空的野鬼。”

    秦牧目光落在他的臉上,平靜道:“那么我還能借用鬼船幾次?”

    “不超過五次。”

    魏隨風道:“第六次你便會被鬼船同化為不易物質。到那時,我們都將萬劫不復!師弟,你要珍惜這五次機會。五次之后,我會將你送回延康!”

    秦牧點頭。

    天龍寶輦駛出鬼船,駛入迷霧中。

    祖庭外的祭壇附近,羅霄歷經無數廝殺,在天河水師和南落師門神兵神將的圍剿中一次又一次的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牧兄弟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他逃到了天河上,渾渾噩噩,油盡燈枯,已經無法繼續堅持了,他的肉身即將死亡,他憑借著最后的信念逃到這里。

    他想回到太虛,想把這三個預言告訴太虛中的族人。

    他趴在虛空獸的背上,覺察到死亡在一步步降臨,一步步逼近他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活著回去,這是太虛造物主們最后的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有些朦朧,肉身的死亡,讓他的眼睛在慢慢的變成瞎子,他還可以靠眉心豎眼去觀察四周,只是看什么都很模糊。

    年輕的造物主又感覺到敵人追殺而來,只得拼著最后的神識來駕馭著虛空獸逃亡。

    終于,他隱約看到天河上一艘船迎著他駛來,虛空獸也耗盡了力氣,倒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那艘船停下,從船上走來一個年輕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羅霄聽到自己的聲音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云,別人稱我云天尊。”

    那個年輕男子道:“你的傷很重,我已經救不了你了。兄臺,你還有何遺愿?”

    “云天尊!”

    羅霄感覺到自己用冰冷的手抓住這個年輕人的手腕,他的眼眶中有兩行眼淚滑落下來,淚水也是冰涼。

    他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,身體已經冰冷。

    但是,他想到了第一個預言。

    “云天尊,我告訴你太虛在何處,你帶著我去太虛,見我的族人。我的神識即將沉寂,到那里會蘇醒!”

    羅霄瞪著眼睛,然而他的眼瞳已經灰白:“我會挖掉我眉心的眼睛交給你,那是一塊神石,是我族人的信物。他們見到這塊神石,便會相信你!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的尸體呢?”云天尊問道。

    “天河水師和南落師門在追殺我,不見到我的尸體誓不罷休。”

    羅霄努力站起身來,抬起手掌,凝聚最后的神識,將自己眉心豎眼生生挖出,捧在手心中,把太虛的地理方位告訴他,躬身道:“拜托了云天尊!”

    他的氣息全無,卻依舊站在天河上。

    云天尊怔怔的看著他,最終接下太初神石:“我答應你,壯士。”

    羅霄露出笑容,仰面倒下,尸體被天河的水沖向下游。

    云天尊帶著那塊神石返回船上,那頭虛空獸也跟著他來到船上,安安靜靜的蹲下來。

    云天尊瞥了這頭虛空獸,搖了搖頭,只當成是羅霄的坐騎。

    幾年后,云天尊終于尋到了太虛,他進入太虛,遇到了一些淳樸的造物主。

    他取出羅霄眉心的太初神石,交給那里的族長。

    造物主們殷勤接待了他,他們舉辦了一場大型祭祀,讓羅霄的神識化作了先靈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個英雄。”

    云天尊遇到了一個冰雪可愛的女孩,女孩也是造物主,十分崇拜羅霄,也十分崇拜云天尊。

    “只有造物主中的英雄,才能降服這樣一頭虛空巨獸!”

    那女孩雖小,個頭卻比云天尊還要高,看著跟隨云天尊一起來到太虛的那頭虛空巨獸,脆生生道:“我長大后,也要成為羅霄先靈這樣的造物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云天尊看著她清秀的面容,一陣失神。

    “閬涴!”

    “你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大家都這么說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為羅霄求張月票~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 加入書簽]  [章節報錯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海南飞鱼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