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0章 你已經長大了(求月票)

    鬼才要將‘天道遺蛻’煉化到鞋子中去啊!

    真要將這只鞋子煉化的話,這鞋子要叫什么?

    霸宋腳下踩著天道的尸體?

    這名字太囂張了,而且命格不夠硬的話穿著怕折壽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鞋子只有一只‘左腳’——這讓有點強迫癥的他很難受。

    想了想后,宋書航取出‘一寸縮小袋’,將鞋子裝入其中。然后試圖將它裝入到‘手串法器’內。但是,附帶著一縷‘天道遺蛻’的鞋子,卻無法塞入到‘手串法器’內。

    而宋書航又不想將它裝到‘核心世界’。

    核心世界對他非常重要,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。如果將這鞋子帶入到核心世界,萬一被‘天道遺蛻’順藤摸爬,鎖定了核心世界,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難道就這樣掛身上?

    【將它帶到邪蓮世界來。】突然,白前輩two的聲音在宋書航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“咦?”宋書航一愣。

    白前輩two不是說今天都不搭理他了的嗎?現在距離深夜凌晨還有些時間,怎么又主動聯系自己了。

    白前輩是個傲驕嗎~

    當然,這個想法宋書航甚至都不敢‘過腦子’,在剛浮現的時候就將它壓到心底深處。

    因為一旦想法‘過了腦子’,就很可能會被白前輩two讀取。

    【白前輩對這只鞋子有興趣?】宋書航在腦海中一本正經問道。

    白前輩two:【我對你鞋子上的那縷天道遺蛻有興趣,別廢話,將它帶到邪蓮世界中來。】

    【得令。】宋書航遁入核心世界,轉入邪蓮世界。

    邪蓮世界?胖球的金屬老巢中。

    白前輩two的本體……正趴在封印柱的頂端。

    封印柱內,白前輩的科研分身安靜的在看書,另一只手還在計算著什么。即使處于封印狀態,白前輩two的科研分身依舊勤勞能干。

    宋書航望向封印柱頂端。

    白前輩two這是要干嘛?

    想了想后……

    “難道是柱子頂端睡起來比較舒服?”宋書航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貓妖,怎么可能會感覺柱子頂端會舒服?”白前輩two的本體翻了個白眼道:“我只是在嘗試著對封印柱使用《養刀術》,看看它能不能給我開個門。結果刷了一整天了,屁用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宋書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《養刀術》理論上來說和你的沒區別,憑什么封印柱不吃我的《養刀術》?”白前輩two不滿道。

    宋書航上前,將+10的霸宋戰靴遞給白前輩two,隨后伸手按在封印柱上,連刷了十來發《養刀術》。

    封印柱頓時變的更加明亮起來,光芒燦爛。

    這耀眼的七彩光芒,簡直堪比宋書航刷了一整夜的效果!

    白前輩two氣的用力狂拍封印柱。

    同時,宋書航感覺自己和封印柱的好感值,一下子暴漲了大截。

    似乎、好像……白前輩two刷了一早上的《養刀術》,好感值都歸到他身上了?

    所以區區十發《養刀術》的效果就比的上一整夜。

    宋書航默默收回了手掌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還是不要告訴白前輩two比較好。

    免得自己今天就用上‘九幽世界’的復活大陣。

    “這只鞋子,是你的對嗎?”封印柱上的白前輩two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宋書航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,天道遺蛻球就是用這只‘鞋子’將你鎖定的。”白前輩two出聲道:“現在這只鞋子到了我手中,那么它就無法再遠程鎖定和干擾你了。你運氣不錯,算是解決了一個后患。”

    宋書航:“!!!”

    等下,沒了這只鞋子,天道遺蛻球無法鎖定他?

    那他想用自身為坐標將‘天道遺蛻球’吸引到無極魔宗的計劃,不就破產了嗎?

    他的計劃,又胎死腹中了?

    “看你的表情很遺憾的樣子……你想對‘天道遺蛻球’做什么?”白前輩two跪坐在封印柱上,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,這樣也好。省得我控制不住,不小心就浪過頭死掉了。”宋書航緩緩道。

    原本正在嚼果子的倉鼠號大吃一驚,手中的果子都掉了。

    它飛快奔跑到白前輩two的耳邊,小聲道:“我主,霸宋號是不是被奪舍了?”

    宋書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前輩,除了正面懟外,還有什么方案對付‘天道遺蛻球’嗎?”宋書航抬頭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等你至少達到劫仙境界后,再煩惱這個問題吧。”白前輩搖晃著+10的霸宋戰靴:“不過關于‘天道遺蛻’的弱點,我倒是可以稍稍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白前輩。”宋書航抬頭望著胖球老巢的天花板,喃喃自語道:“要是……現世外的那個‘天道遺蛻球’突然被人轟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的眼角不斷的瞄向白前輩two。

    “你別指望著我去干這事。”白前輩two瞇著眼睛笑道:“想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宋書航一陣干笑。

    “你已經長大了,如今已經是七品尊者,不要什么事情都想靠著前輩去解決。你應該要想著自己去解決問題。”白前輩two打了個哈欠。

    “但是搬救兵不也是解決問題的一種途徑嗎?”宋書航回道。

    “滾~”白前輩two怒道。

    倉鼠號:“吱~”

    “其實,我心中有一個方案的,就是需要點時間。”宋書航出聲道,說罷,他伸手按在封印柱上,猛刷了十幾發《養刀術》。

    希望自己和封印柱之間的好感度,提升的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次日,清晨時間。

    現世太空中的‘天道遺蛻球’水滴,終于開始融合起來。

    散布四周的水滴狀身軀向中央聚攏。

    ‘天道法則’對天道遺蛻球的壓制效果開始降低。

    白前輩留在原地的‘一次性飛劍’監視到這個畫面,第一時間將畫面傳遞回去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。

    已經抵達‘無極魔宗’附近的宋書航,悄悄的找了個地方插了個眼。就算無法將‘天道遺蛻’給吸引過來,但在無極魔宗邊上插個眼沒壞處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從‘功德蛇美人’那有畫面傳遞過來。

    是現世?太空中的景象。

    天道遺蛻球破碎的身體開始凝聚……

    看到這畫面后,宋書航頭皮發漲。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 加入書簽]  [章節報錯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海南飞鱼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