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3章 頭皮發麻

    沒人知道武瘋子的心情,不過就沖他臉色木然的樣子,或許可以猜測出一二,他的心中多半有十萬頭羊駝正在呼嘯而過。

    武瘋子很沉默,看著對面。

    怎么又出了兩個活尸?兩張人皮鼓脹起來后,化成人形,枯瘦的軀體極其危險,都不弱于九號!

    武瘋子默默轉頭,看向那兩座四分五裂的大墳,在那里,墳頭草都好幾丈高了,一片荒涼,結果怎么又爬出來兩個人?

    確切的說是兩張人皮!

    武瘋子心情大壞,換誰到這里內心也會是崩潰的,一個九號就夠難纏的了,結果又從墳頭中中出來兩個,皆眼冒綠光,盯著武瘋子的大腿看。

    三號、六號都在呲牙,白生生,和九號的牙齒比起來,都一樣的雪白鋒利,而且他們兩個都在對武瘋子笑。

    武瘋子更胸悶了,心情相當的惡劣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黎黑手的師門,這么黑的風格還真是一脈相傳,爛根子就在這里,古人誠不欺我!”

    好半天,武瘋子才憋出這么幾句。

    他沉著臉,冷幽幽的看著三人。

    “三號,六號,好吃好喝,我去里面釣龍鯊。”九號一轉身,無聲無息的遁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站住!”

    武瘋子亂發飛舞,血氣貫沖天宇,這種澎湃起來的旺盛生機太恐怖與霸道了,簡直要撕裂陽間。

    他對九號極其不滿,恨不得用時光輪立刻干掉!

    兩個如同活尸般的干枯生靈,瞳孔都是綠油油的,都在盯著武瘋子,此時也很不滿。

    三號開口,道:“你是欺負我老了,拿不動刀了,還是你自己在飄?”

    六號也開口,道:“還是你認為,我入了土就被壓住了?告訴你,最近這些年棺材板都壓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武瘋子雙目神光暴漲,氣吞山河,恐怖無邊,一拳貫通天地,向前轟去!

    可以看到,連天穹都炸開了,血氣茫茫無邊,滔天而上,淹沒了星空!

    這就是武瘋子,霸道無匹,絕世強大。

    不過,在這剎那間,砰的一聲,三號直接探爪,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拳頭,生生抵住驚世一拳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六號比閃電還快,也已經出手到了近前,沖著武瘋子的大腿就來了。

    武瘋子很想說一句,出門沒看黃歷,踩了地獄犬糞了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天崩地裂,鬼哭神嚎,整片第一山附近都在搖動,漫天的秩序符號亮起,烙印在虛空中,在此共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無盡的拳光劃破天穹,撼動了整片夏州。

    一時間,血雨滂沱,一道又一道血河從天墜落而下,廣袤無垠的夏州山川都變成了血色。

    這可怕的異象震驚世間!

    接著,有那么一瞬間,天地陷入黑暗中,什么都看不到了,日月似乎熄滅了,諸天星斗都像是被搖落。

    世間生靈惶恐,到底發生了什么?

    不久后,異象消失。

    第一山那里劇烈震動,宛若在開天辟地,最后光芒內斂,向著第一山內部深處震動而去。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,不知道第一山究竟怎樣了。

    同在夏州的三方戰場上,各方進化者都無比震撼,這就是陽間絕代霸主的手段嗎?

    現在第一山究竟如何了?所有人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不過,聽四劫雀族的意思,第一山完蛋了,畢竟不止一個禁地出手,再加上隨后趕去的武瘋子,九號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第一山,注定要被攻破!

    這是不少人心中的猜測,因為,禁地中的生靈一旦出手就是雷霆一擊,不會做無用功。

    既然他們的后人都來了,已經明著說,要血洗第一名山,應該不會有多大出入。

    畢竟,在史前歲月,禁地中的生物言出即法,所有的恫嚇與威脅,都不會隨便發出,都會付諸行動。

    他們血屠山河的年代,至今人們都不會忘記,一旦下通牒,從不會缺席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想來第一山被轟開了,剛才的血氣席卷了天上地下,震落域外大星,這是何等的恐怖,禁地中的前賢在出手,那個所謂的九號現在不是被屠掉了,就是已經性命垂危。”

    劫銘哈哈笑道,發絲飛舞,相當的張揚與強勢,他斜著眼睛看楚風,道:“快了,你也會在不久后上路,和你的師門去團聚吧!”

    這是**裸的威脅,可謂是死亡恫嚇。

    三頭神龍云拓、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等人聞聽,全都露出亢奮的神色,恨不得親眼目睹九號被屠殺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們心中窩火,憋了一肚子的怨憤。

    此刻,一大片進化者帶著敵意,都在盯著楚風,恨不得當場將他干掉,立刻清算。

    “曹德,你還要等下去嗎,還不認命嗎?”劫銘相當的輕慢,在那里奚落楚風,認為已經看到了天下第一山的窮途末路,曹德身為他們的弟子,自然是要死的很慘!

    “你話真多!”楚風很反感,若是展現全部手段,他真想一巴掌拍死此人。

    “劫銘不要多語,坐等結果就是了。”面色和善的劫無量開口,告訴劫銘不要多說什么,等大局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這一戰影響深遠,關乎太大了!

    四劫雀一方不再說話,都安靜下去。

    不過另一個禁地的生靈,卻帶著敵意,對楚風言辭不善,相當的不友好。

    那個絕色年輕女子的仆從,冷漠開口,道:“差不多了,可以拿他血祭了,送他與第一山的老家伙一起上路!”

    當場就要屠掉楚風,不給他時間了。

    楚風沒有搭理他,而是看向那個眉心有一點晶瑩紅痣的年輕女子,然而,她卻沒有發話,并未表態。

    這跟四劫雀劫無量的態度果然大不相同,對第一山敵意極其濃烈。

    楚風一陣無言,這都是黎惹的禍,讓后世人背鍋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去動手摘了他的頭顱,看他在這里也是礙眼。”那女子的仆從,旁若無人,就這么過來了。

    他是一位神王,血氣如海,就要直接鎮殺楚風。

    這非常的霸道,不過是為那女子趕車的仆人而已,就要對天下第一名山的傳人下手,讓所有人臉色都變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根蔥啊?說了半天,我還不知道你們是哪個禁地的呢。”楚風淡漠開口。

    “大膽!”那個負責駕車的神王喝道,探出一只大手,直接覆蓋楚風這里,就要一把將他拎起來,給他難堪,對他下死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羽尚天尊出手,輕輕一震袍袖,這個頂尖神王便噗的一聲大口咳血,身子橫飛出去,撞在一座低矮而滿是裂痕的山上。

    他一聲悶哼,大口咳血。

    “你敢對我動手?!”這個神王驚怒,同時也有些忌憚,畢竟面天尊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,你在這里放肆什么?”羽尚天尊雖然看起來很蒼老,精氣神都衰敗不已,幾乎快熬干了身體機能。

    但是,他畢竟是天尊,如今還活著。

    即便是禁地中走出來的生物,實力不足以和羽尚比肩時,也得擔心自身安危。

    現場鴉雀無聲,所有人都沒有想到,羽尚天尊居然這么強勢,敢當眾出手。

    在一些人看來,他即便有心庇護曹德的安危,也只是攔阻就是了,可他居然對禁地的生靈下手。

    不過,有人又釋然,因為羽尚孤苦無依,兒女接連出意外,他的后人死的未剩下一人,一生凄苦,到現在自身壽元又要耗盡了,他還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不怕死的人,別說禁區,就天塌地陷,宇宙崩開又如何?他眉頭都不帶皺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突然,遠處有人笑了,但沒看到人,只有聲音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混沌淵的人執念甚深啊,也難怪,當年黎一把火燒了大半個禁區,能不恨嗎?”

    “唔,說起來也不能怪黎,好不容同混沌淵的大小姐要結為道侶,結果有人非要棒打鴛鴦,深鎖明珠,黎能咽下那口氣嗎?沒闖進去大殺一番就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我有點懷疑,當初你們混沌淵是用了美人計,還是你們族的大小姐真喜歡上了黎,為何他后來再也沒有去,不過,聽說他在那里終究是發狠,暗自下黑手,干掉了兩個強者?”

    這種話語一出,整片戰場都安靜了,而后嘩然,居然有這種秘聞?!

    人們震撼的同時,也非常吃驚,黎竟這么強,真是什么都敢做。

    “閉嘴,胖蠶!”來自混沌淵的絕色女子開口,臉色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楚風已經發覺,他的火眼金睛捕捉到了,還真是一只蠶在說話,胖乎乎,通體潔白,正趴在遠處的一株枯樹上啃干枯的葉子呢。

    顯然,這只胖蠶來頭不小,若無意外的話,應該也是出自某個禁地,不然的話絕不敢說出那些話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來自混沌淵的女子一掌朝那邊打去。

    嗖的一聲,那只胖蠶消失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什么東西?!”龍大宇怪叫,感覺脖子發癢,用手摸了一把,立刻跳了起來,哇哇叫道:“瑪德,蛆!”

    他看到一條白蟲子,肉呼呼,從他脖子上到了他的手心,他拼命抖手。

    遠處,來自混沌淵的絕色女子,聽到他這種話后頓時笑了,而且很開心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那條潔白的胖蠶,噴了怪龍一臉絲絳,如同蕩秋千般,離他而去,最后化成一個白白嫩嫩的胖墩兒,立身場中。

    “你才蛆呢,你們全家都是蛆!”他對怪龍怒目而視。

    龍大宇無言,他很想說,你長的就是像蛆,瑪德!

    “呵呵,禁地蠶桑谷的人也來了,你們這是要幫天下第一山嗎,但已經晚了,現在那里應該被血洗的差不過了吧。”劫銘開口。

    “閉嘴,有你說法的份嗎?”胖蠶瞪眼。

    四劫雀族的嫡系、很和善的劫無量淡淡開口,道:“話雖然不好聽,但第一山的確覆滅在即,很快就會成為流血的廢土。”

    混沌淵的女子平靜開口,道:“若是黎復生歸來,看到他的師門如此,會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突然,許多人都頭皮發麻,心生感應,迅速抬頭,因為第一山方向血光通天,太恐怖了,發生大爆炸。

    “呵,來了,血洗才開始,又即將落幕。”禁地的人開口。

    然而,剎那間,人們都愕然,接著震撼莫名。

    一支巨大的獨腳銅人槊,長也不知道多少萬里,橫貫長空,從第一山那里騰起,向著極北之地而去。

    不對,應該只能算是半支銅人槊,因為那獨腳連帶著腿……都沒了!

    人們石化,而后又顫栗的發現,有兩道身影追了出來,在高空中不斷呸呸向外吐銅疙瘩,不滿連連。

    “騙子,只有一條腿,還不是肉的!”

    “快走,別讓就九號與二號他們將闖進去的血食都給吃了,趕緊去搶!”

    那兩道枯瘦的身影一閃身,從虛空中消失,就此蹤跡渺然。

    整片三方戰場都安靜了,死一般的沉寂,沒有人說話。

    來自禁地生物都在發呆,這是什么情況?

    不就只有一個九號嗎?怎么會出現一個序列的生物?!

    所有人都僵在原地,呆立在戰場上,如同被定住了身形,唯有靈魂在顫栗。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 加入書簽]  [章節報錯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海南飞鱼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