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五百八十一章 這里是3581,3557,你說的沒錯!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黑著臉(?)的五爺龍行虎步走上前來,身上散發著從未見過的嚴峻氣勢,頓時讓我心里拔涼拔涼的,不知何時,身后已經響起了一首令人潸然淚下的鐵窗淚bgm。

    我就說嘛,以我吸引麻煩的體質,怎么可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從天堂副本穿一個來回。

    回過頭,我面色凄涼的看向諸位女孩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保重,我先走了,天氣冷了,在家記得多穿點衣服,照顧好自己,不用來看我了,我過的很好,里面個個都是人才,說話又超好聽,在里面一點都不寂寞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仿佛肉眼可見的,從女孩們腦門上冒出了一個個問號。

    “吳師弟,你在說些什么,我怎么聽不懂?”大師兄好奇心甚旺,忍不住先開口。

    “這不明擺著嗎?”我嘆了一口氣,大師兄,你今天狀態不行啊,咋悟性比我還低呢,看五爺這氣勢,肯定是來抓我的呀,不說了,我得趕在五爺開口之前,先預定一間vip牢房,要有獨立衛浴,三米寬的大軟床,家電一應俱全,自帶家庭式卡拉ok,三餐有肉,最好來個穿著女傭服的漂亮天使隨身伺候,豈不美哉?

    問題是,我又做錯了什么呢?

    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,五爺親自來抓人,那肯定應該是證據確鑿,自己的鍋沒錯了,仔細想想,我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。

    沒有呀,自來到天堂那一刻開始,我完全收斂了作死之心,連上個廁所都要小心翼翼,生怕濺出一星半點,如此奉公守法的我,又怎么可能做出吃牢飯的事呢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是惡龍蕾娜的事情暴露了?

    是了,一定是這樣,擅自將巨龍攜帶上來,說好聽點是走私,說難聽點就是窩藏包庇,刺探軍情的大罪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我心中已經了然,再無絲毫僥幸。

    沒辦法,誰讓那頭小母龍是自己的女人,不包庇她還能包庇誰?在鐵證如山的事實面前,由不得我再狡辯。

    腦海中,甚至出現了一副畫面,若干年后,滿頭凌亂白發的自己,帶著手銬,拖著腳鏈,從天使大牢里面走出來,被外面的陽光刺的足足半個小時張不開眼,等適應闊別數百年的明亮光線以后,發現女孩們站成一排,熱淚滿盈的在監獄大門外等著我。

    其中有惡龍蕾娜的身影,她懷里抱著一個似曾相識的陌生小女孩,吮著手指,睜著好奇的大眼睛自媽媽懷里偷偷的,好奇的打量著我。

    惡龍蕾娜見狀,飛快抹了一把濕潤眼角,將孩子往上抱了抱,正對著我這邊,邊催促著:“快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多么令人感動的大團圓結局啊。

    “吳凡閣下?”空氣中蕩漾的一聲清晰呼喊,宛若圣潔漣漪,拂在身上,撼動心靈,柔和而嘹亮,別說沉浸在幻想之中,哪怕裝死的也能給叫醒過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哦,是的,咦?!”剛回過神來,就受到了二次沖擊。

    怎……怎么回事,這帥哥什么時候冒出來的?!

    站在五爺身后的,是名比卡洛斯還要帥上一分的長發白袍帥哥天使,可不是愛娃兒的爺爺還有誰?

    “原……原來艾德魯大人也在,泰瑞爾大人……這……是發生了什么要緊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加戲歸加戲,我可不敢在散發嚴肅氣息的五爺和艾德魯面前肆無忌憚,臉上豐富的表情收斂幾分,小心翼翼問道。

    艾德魯和五爺對視一眼后,由艾德魯上前一步做說明。

    “的確是出了點問題……不,這種時候已經容不得遮掩,不是一點,而是出了大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是關于……祈禱之泉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艾德魯的點頭,讓我們心里的八九分猜測得到肯定,果然,這位祈禱之城的大佬親自前來,想必也是和祈禱之泉有關,作為迄今自己所知的天使族的唯一超神器,它的重要性無論怎么形容都不過分,沒有它,或許天使族的人口現在已經淪落成比巨龍一族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對于艾德魯的到來,雖然有幾分以外,但也有幾分了然,在祈禱之城的時候,便已經聽愛娃兒說過,祈禱之泉最近不是很穩定,導致艾德魯每天都忙的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結合我們離開那天,艾德魯一直處于失蹤狀態,甚至沒有給我們送行,以他的性格而言,必定是發生了很重要的事情,畢竟我們怎么說也是愛娃兒的朋友,更是來自友盟的貴客。

    結果,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雖然這么說有些冒昧,若真是祈禱之泉出了什么問題,對于我們聯盟而言,也無異于是一個巨大噩耗,但是……難道說……這事和我有關系?”

    如此直白的提問,似乎要瞬間把天聊死的節奏,讓五爺和艾德魯面面相覷一下。

    “吳凡閣下不必如此緊張,我相信這件事應該和你沒有關系。”

    【你】相信而已?

    我瞬間聽出了盲點,冷汗嗖一下冒出,這問題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爺爺,到底祈禱之泉出了什么問題?”愛娃兒仗著親屬關系,忍不住插嘴問道。

    “愛娃兒,你算一算,距離上次族人的誕生,已經過去多少天了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沒想到對方會冒出這樣的問題,還好愛娃兒不是數學帝,腦子輕輕一轉,就得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已經過去九天時間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已經過去九天,足足九天了啊。”艾德魯那張依舊年輕帥氣的面孔,此時額頭也皺起了淺淺的,寫滿了不安的紋理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……”愛娃兒臉蛋唰一下蒼白起來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……祈禱之泉……九天時間……過了九天還沒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錯,正是如此,已經過去足足九天時間了,祈禱之泉尚未誕生新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身為旁觀者,我們也能感受到,愛娃兒的腦袋似乎轟一聲炸開,整個人呆愣住了,連這種不務正業的天使反應都如此之大,可想而知這個消息對整個天使族而言,是何等爆炸。

    “造物主七天創世,祈禱之泉也每隔七天誕生一名族人,相信這種傳聞大家都早已知曉,自祈禱之泉誕生以來,每七天整,不會早一秒,也不會遲一秒,我們都會迎來一名新生族人,從來沒有過例外,也從未出現過時間誤差,但最近這段時間,祈禱之泉卻出現了不穩定現象,開始出了誤差,最嚴重的是足足遲了九秒鐘。”

    艾德魯面色嚴峻,仿佛遲到九秒鐘,便已經是天塌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但是這一次,足足兩天過去了,足足兩天過去,依然沒有新的族人誕生。”

    完了,別說天塌,宇宙都快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發會兒發愣的愛娃兒反倒可能是因為震驚過度,回過神來了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會變成這樣,祈禱之泉可是超神器,不可能出問題才對,而且這件事和吳凡長老又有什么關系呢?”

    愛娃兒這一番話,到是讓我聽了舒服,感動,到底還是一起戰斗過的伙伴,雖然平時沒什么好臉色,但關鍵時刻,患難見真情呀,這種時候也沒忘記幫我開脫。

    或者說,她其實是在為圣月賢狼開脫?算了算了,千萬別多想,不然容易自己也精神分裂。

    “祈禱之泉的不穩定,其實在我們的意料之中,并非是超神器出了問題,而是暗黑大陸出了問題。”艾德魯看了五爺一眼,說出了驚人之語。

    “恐怕諸位應該也清楚吧,尤其是吳凡閣下,琳婭閣下,暗黑大陸正漸漸變得脆弱,這種脆弱,其實從原罪之戰開始便有,但那時候的說法是造物主為了懲罰我們,從而限制整個三界生命的實力境界,由此從白銀時代跌落到青銅時代,相對應的,暗黑大陸的三大世界遭到了限制,譬如說第一世界,已經無法容納準四翼強者的力量,一旦出現即會造成世界撕裂,空間破碎,從而導致準四翼強者自身被破碎的空間所吞噬。”

    艾德魯這番話算是老生常談,許多平民都知道的事情,接下來才是關鍵。

    “但是,自從地獄入侵以來,尤其最近數十年,暗黑大陸變得更加脆弱,或者用衰落的更快這種說法,比較合適,表現最明顯的依然是第一世界,身為強者,大家應該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。”

    確實如此,正因為這樣,阿卡拉才會冒著極大風險,拜托我前去地獄世界尋找教廷山,原本是計劃把教廷山弄回來,依靠著教廷山穿梭世界的能力,逐漸將第一世界的人和物搬遷到第二第三世界,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,誰也不知道第一世界什么時候會忽然崩潰。

    結果之后接二連三的出現意外,兩大巨頭齊出手,哪怕是智比天高的阿卡拉也只能徒呼奈何,眼睜睜看著教廷山被【挽留】在地獄世界,不得不改變計劃,先將地獄一族的威脅給解決了再說。

    說不定趕走了地獄一族,暗黑大陸的衰落就會停止呢?雖然希望渺茫,甚至是有點自欺欺人,但也只能聊以慰藉了。

    當然,搬遷計劃也沒有停止,只不過缺了教廷山,慢了許多,但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強。

    “我們天堂已經和暗黑大陸緊密聯系在一起,暗黑大陸出現問題,祈禱之泉的不穩定狀態,也在我們的意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這般娓娓道完后,艾德魯臉色忽地一變。

    “但是,像這樣完全停滯,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而上一次的新生族人,恰好和吳凡閣下有關系……”

    我仿佛看到一口從天而降的黑鍋,哐當一聲掉落下來,變成了自己腦袋的形狀……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 加入書簽]  [章節報錯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海南飞鱼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