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4章 快意

    人生三大快意之事:金榜提名時,洞房花燭夜,萬貫財落袋!

    對于李中易而言,他的金榜提名時,便是攻入開封,掌握天下!

    在掌握天下之前,李中易把李翠萱從黃花大閨女,變成了初經人事的婦人,他的心里自然是很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畢竟,李翠萱的主動投懷送抱,證明了一個大問題,女人就不能慣著!

    清晨時分,李翠萱一瘸一拐的伺候李中易凈臉更衣,而李中易沒碰過的四姊妹,卻個個皆有懼色。

    昨晚,李翠萱挨整后,床單上到處沾染著初血,觸目驚心已極。

    四姊妹雖然接受過在床第間伺候男人的長期教育,但是,事到臨頭,她們也都被嚇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李翠萱本是后唐的公主,根本就沒有伺候男人穿衣的經驗,心里一急,禍國殃民的美顏之上,便顯露出細汗。

    手忙腳亂的李翠萱,每挪動一步,都異常的吃力,卻又必須伺候男人更衣。

    李中易瞧著李翠萱秀眉緊蹙,弱不勝嬌的窘樣,他的心里越發的得意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的夙愿得償,李中易昨晚確實有些用力過猛,讓佳人吃了大苦頭。

    李翠萱折騰了半天,好不容易幫李中易穿上軟甲,已嬌喘連連,體力不支。

    李中易探手將李翠萱攬入懷中,輕輕的吻在瑩白耀眼的香額上,輕昵的說:“你太美了,我實在是忍不住,今晚一定輕點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頓時嚇得面無血色,腿間的撕裂痛楚,令她吃足了苦頭,行動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爺,奴求您了,允奴歇息幾日吧?好痛……”李翠萱也顧不得公主的所謂尊嚴了,將螓首埋在李中易的懷中,哀聲求饒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面現懼色的四姊妹,低頭柔聲安撫李翠萱:“娘子,我真的會很輕很輕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翠萱竟然抑制不住的微微顫抖起來,昨晚的李中易就仿佛惡狼一般,一遍又一遍的折騰她。

    說句大實話,李翠萱雖然痛極了,男人的抵死纏綿,卻反證了對她鮮嫩嬌軀的貪戀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若干女人之中,杜沁娘最是饑渴,鄭氏非常騷,竹娘的體力最佳十分耐戰,折賽花看似常年習武,卻不堪撻伐。

    不過,若說最緊的,也是最令李中易魂銷的,卻要數李翠萱了。

    剛剛被破瓜的李翠萱,媚波電轉間,俏面含春,粉腮暈紅,那股子揉合著清純兼具風*流的新婦滋味兒,令人骨酥心顫,直欲抱進榻內親憐蜜愛一番。

    李中易穿好軟甲,罩上青色儒衫后,將李翠萱抱到腿上,淺淺的笑道:“我那里有藥,你若是疼得狠了,我就勉為其難的幫你上藥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的羞都羞死了,那里再敢讓壞男人碰她,連忙擺著小手說:“歇息歇息也就無妨了,多謝夫君的憐惜。”

    被李中易采摘過的處子,也有十幾個了,他豈能不知道李翠萱擔心再被狠狠欺負的小心思呢?

    “無妨,你是我的娘子,為夫有義務替娘子你分憂驅疼。”李中易一邊嗅著李翠萱身上猶未全散的處子體香,一邊探索進了她的衣裙。

    李翠萱疼都疼死了,哪里還敢招惹壞男人的欺負,她死死的抓住李中易的魔爪,哀聲求饒:“奴好怕,夫君您就饒了奴家吧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注意到了李翠萱的稱呼,她一直喚他夫君,卻沒有叫他爺。

    在李家軍中,有資格以爺來稱呼李中易的將領和軍官,屈指可數。也就是李云瀟、廖山河、楚雄等近衛軍出身,或是近衛軍的現任將領而已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六軍之中的中級或低級軍官,在正式場合上,大多稱呼李中易為主上或是相帥。

    根據從龍資歷的不同,出身河池鄉軍的私下里叫鄉帥,靈州籍的軍官則喚靈帥,也有以麗帥相稱,這些人大多是水師的官兵。

    說白了,不管是鄉帥、靈帥還是麗帥,隱藏的內涵其實是三個字:老領導!

    和老領導關系好,好處是大大的,也是不言而喻的。到目前為止,只要是敢喚李中易為鄉帥的官兵,李中易幾乎叫得出絕大部分軍官的名字。

    早早的從了龍,那就意味著占據了先機,至少也可以在李中易的面前混個臉熟。

    李翠萱不樂意稱呼李中易為爺,這在整個老李家,就顯得格外的特別。本質上,李翠萱依然覺得她是前朝的尊貴公主身份,那么被迫獻了身,也只愿意以夫視李中易,而不是老李家的妾室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由微微翹起嘴,李翠萱還真是夠執著的,連人都是他的了,居然還要講究所謂的名分大義,不肯徹底的低頭。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好好的伺候著翠娘。”李中易瞥了眼面顯懼色的四姊妹,淡淡的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翠萱畢竟已經是他的女人了,既然她一直惦記著前朝公主的高貴身份,李中易總不能剛穿上褲子,就不翻臉不認人了吧?

    昨晚他摸黑掐疼了她們之中某一妞,只是,她們穿一樣的衣裙,模樣一致的俏麗可愛,也不知道掐的是誰呢?

    李中易盯著四姊妹,從左到右,上上下下仔細觀察。四姊妹起初不明白為何李中易要盯著她們看,等到她們中的大姊隱約猜測到了李中易的心思,她不由噘起櫻紅的粉唇,壞家伙昨晚掐得疼死了,真的太壞了。

    哦,原來是她呀,李中易摸著下巴,不懷好意的盯上了腰更細一些的大姊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沒有取名字吧?那好,從今日起,你就叫芳官,你是玲官,你是葵官,你是蕊官……”李中易看出大姊隱約的不遜,故意給她們起了借鑒自紅樓十二官里的戲子之名,想看看她們的反應。

    果然,大姊芳官不樂意了,又不敢當面頂撞李中易,粉粉的芳唇嘟起老高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下暗樂,果然是噘嘴的這個美妞,既是如此,那他也就毫不客氣的吩咐說:“翠娘身體不適,今晚就由芳官侍寢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撂下這句話后,也不管芳官是否會被嚇得花容失色,大步出帳,決戰就在今日,不容稍有延遲。

    韓通聽說李家軍已經浩浩蕩蕩的出營,正一字排開,浩浩蕩蕩的向朝廷禁軍的大營殺來,他不由冷笑一聲,吩咐說:“逆賊急了,老資偏不急,令各軍嚴守本陣,膽敢擅自出擊者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ps:還有更,求賞一張月票!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 加入書簽]  [章節報錯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海南飞鱼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