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四百二十八章 李洛水

    迷霧之中視野受阻,目不能視,就連神念也被極大的壓制,而在那迷霧之中,似有極大的兇險醞釀,蓄勢待發。

    轟轟隆隆的聲響忽然傳出,一股股驚天動地的力量波動跌宕而起,遠遠超過了五品開天的層次,赫然已達到六品的程度。

    金虹州中除了那閉關未出的老祖之外,并無其他的六品開天,而能做釋放出這樣的攻擊,顯然是借助了大陣之威,催發了大陣之力。

    幾聲驚叫響起,那是虛空地這邊沖進迷霧中的開天境遭到了攻擊,一時不察,當場便有幾個下品開天戰死。

    大陣威力綻放出來,與此同時,楊開忽然神色一凜,神念朝四周感知而去,下一瞬,他臉色一變,低喝道:“迷霧之中有異物,小心戒備!”

    在他的感知之下,那迷霧之中竟隱藏了無數只肉眼都看不清的小小蟲豸,在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,順著毛孔潛入體內,汲取精血。

    喊話之時,金烏真火催動,霎時間,楊開體表處燃燒起熊熊黑火,整個人似化作一團火球,照亮了方圓百丈范圍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炸響聲傳出,密密麻麻連綿不絕,金烏真火灼燒之下,那迷霧之中的小小蟲豸爆裂無數。

    楊開邁步前行,身形不停,所過之處,一切摧枯拉朽,只不過因為神念受阻,很難找到敵人的方位在哪,另外還要避免誤傷同伴,是以出手之時不免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體會到當初百家聯盟那一群人闖進九重天大陣的迷陣時的感受,這種感覺委實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金虹州的這防護大陣雖然沒有九重天玄妙,但也有一些異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小小一個金虹州,便能憑借積累無數年的底蘊擋住他手下這強者如云,放眼這三千世界,哪一家勢力沒有自家的防護大陣?

    如此看來,貿然去進攻別人家的總壇駐地,縱然實力相差懸殊,也極有可能會吃虧。

    之前能輕松拿下森羅壇,主要是森羅壇對他們這群人的到來毫無防備,防護大陣根本沒來得及開啟便被楊開直接打破一道缺口,沖了進去,若是叫森羅壇提前有所準備,開啟了防護大陣,只怕又是一場惡戰。

    耳畔便不斷響起轟隆隆的聲音,接二連三地有凄厲慘叫傳出,卻不知傳出叫聲的到底是自己人還是敵人。

    楊開大怒,己方氣勢洶洶而來,陣容豪華,若是連這金虹州都拿不下,那才叫笑話,周身一震時,金烏啼鳴聲響起。

    背后一輪大日躍出,急速上升,那大日之內,隱有三足怪鳥正在嬉鬧翻騰。

    霎時間,整個金虹州上空,仿佛懸掛了一輪耀眼的太陽,即便是再濃郁的迷霧也遮擋不住陽光的普照。

    灼熱的陽光照下,阻人視野的迷霧迅速蒸發開來,隱藏在迷霧之中的小小蟲豸也死傷成片。

    金烏鑄日乃是楊開唯一領悟的一招神通法相,威能巨大。為了避免誤傷,楊開此番根本無法將金烏鑄日全部的威能綻放出來,而是小心翼翼地控制著這一招神通法相的威力。

    繞是如此,待那迷霧完全散去之后,也依然有不少自己人面色通紅,裸露在外的皮膚更是起了一片片的水泡,這種情況,實力越低越是明顯,四品開天之上受到的影響就比較微小了。

    沒了迷霧的干擾,敵我瞬間一清。

    憋了一肚子氣的茅哲等人哪會放過這等機會,當即身形晃動,朝一處處陣眼撲去。

    慘叫聲響起,一個個身處在陣眼之中的金虹州開天境面對茅哲等人,根本毫無還手之力,紛紛被斬殺當場。

    短短不過十幾息功夫,金虹州防護大陣徹底被破。

    那靈峰之上,常奇水渾身哆嗦著,如遭雷噬,眼睜睜看著自家弟子死傷慘重,卻是根本無力抵擋,喟然一嘆,老祖不出,金虹州今日真的要覆滅了嗎?

    楊開已收了金烏鑄日,冷眼朝常奇水望去,眼中一片殺機。

    身形不動,抬起一掌,猛地朝常奇水那邊拍下。

    他已給過對方機會,金虹州這邊若是如森羅壇一樣,他也未必會趕盡殺絕,不過既然選擇抵抗,那就怨不得旁人了。

    六品開天的威勢當頭壓下,常奇水身形一矮,只感覺死亡的氣息迎面撲來。

    便在這時,楊開卻是眼簾一縮,朝那邊拍下的手掌猛地在虛空中一握,一把抓住了蒼龍槍,隨手抖了個槍花,狠狠刺出。

    槍鋒所至,一只白玉般的手掌鬼魅般的出現,輕飄飄地擋在常奇水面前,曲起一指,對著蒼龍槍不緊不慢地彈了三下。

    沛然莫御的力量襲來,楊開只感覺一座大山撞在了蒼龍槍上,憑他的力道竟差點拿捏不穩,身形一震再震,飄然后退之時,臉色微微發白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茅哲等人也有所察覺,紛紛扭頭朝那白玉手掌出現的地方望去。

    那邊,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位眉目如畫,衣袂翩翩,一身淡紫束腰長裙,青絲如瀑的女子身影,女子看起來二八芳齡,正當妙華之年,酥胸隆起,素腰盈盈一握。

    若是在外面碰到這樣的女子,只怕會以為這是個剛剛初長成的少女。

    但此刻這少女身上卻散發著讓人無法輕視的力量氣息,那赫然是上品開天的氣息!

    楊開眼簾驟縮:“七品!”

    能輕松將他擊退,除了七品,再無其他可能,而這少女身上的氣息無疑也說明了這一點,她確實是個七品無疑,而且是一位才剛剛晉升的七品!

    楊開也有過這樣的階段,之前晉升五品之后,因為境界沒有穩定下來,所以一身氣息根本沒辦法收斂。

    這個少女的情況就是如此!

    茅哲等人的臉色也都凝重起來,彼此面面相覷一眼,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這小小的金虹州中,竟然隱藏了一位七品開天?若不是親眼所見,只怕還真不敢相信,一時間心頭一沉,七品開天,固然只是剛剛晉升,氣息無法收斂,那也是上品。

    上品與中品,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存在,差距可以說是天壤之別。

    另一邊,戚金死里逃生,呆了一下之后忽然瞪大了雙眼,單膝跪地,抱拳振奮道:“金虹州第三十七代不肖弟子常奇水,見過李師祖!”

    眼前這位,正是那三千年前就開始閉關不出的老祖李洛水!

    金虹州眾多弟子聞言一呆,他們本還不解,這忽然出現的少女到底是誰,聽了魁首的話,這才知道,此女竟是自家的老祖。

    咱們金虹州竟有如此強大的底蘊?一時間,不少人心頭振奮,齊齊跪地高呼:“弟子見過師祖!”

    不少男子偷偷抬眼打量,只見自家這位老祖長相甜美,身形曼妙,竟不由生出一絲絲愛慕之心,心想這輩子若是能得這樣的女子垂青,便是死也無憾了。

    李洛水頭也沒回,只是轉動眼珠子四下掃了掃,將四周一切印入眼簾,輕輕一嘆:“金虹州……沒落成這樣了啊。”

    常奇水汗顏道:“弟子無能,讓師祖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李洛水輕哼一聲:“你們確實無能,祖輩的輝煌都被你們消磨完了,如今竟然還被人家打到了家門口,簡直丟人現眼。”

    常奇水被訓的冷汗淋淋,差點匍匐在地。自家這位老祖看這面容清甜,說起話來卻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不過也不能全怪你們,都起來吧。”李洛水又說一聲。

    “是!”常奇水應了一聲,這才徐徐站起,半個身子藏在李洛水身后,望著楊開等人所在的方向,眼中閃過仇恨的光芒,稟告道:“師祖,便是這群人要踏平我金虹州。”

    李洛水淡淡地朝楊開等人望去,輕輕地道:“七位六品,十五位五品……難怪你們抵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尊駕如何稱呼?”楊開望著這少女問道。

    李洛水淡淡道:“問這么多做什么?死人有必要知道這些嗎?”

    楊開聞言一樂:“口氣不小,你以為憑你一個七品,便能吃定我等了?”

    李洛水道:“難道不是?七品和六品的差距,說了你不明白,你可以自己慢慢體會。”

    楊開道:“觀你氣息,不過也才剛剛晉升七品而已,又能發揮出多大力量?”

    李洛水輕輕地呼了口氣,酥胸起伏:“逼我晉升七品,你等死不足惜,若不想受苦的話,就自裁吧,本宮若是出手,你們想死可就沒那么簡單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慚!”楊開低喝一聲,提槍直指前方:“七品開天,我還沒殺過,今日正好嘗個鮮!”

    李洛水冷眼望來:“如你這般膽大妄為的人,這么多年我還是第一次見。”

    “廢話那么多干什么,先吃我一槍!”楊開低喝之時,已是一槍刺出,六品開天的修為毫無保留,全數傾注在這一槍之上,龍吟炸響,響徹云霄,那刺出的蒼龍槍之上,閃爍起耀眼光芒,龍威彌漫之時,好似一條巨龍復活,張牙舞爪。

    瞬瞬間,天地間只剩下這一槍的光芒!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 加入書簽]  [章節報錯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海南飞鱼玩法